你当前位置: 玉贤新闻网>汽车>内田诚任日产汽车CEO“救火队长”肩挑两大重任
内田诚任日产汽车CEO“救火队长”肩挑两大重任
作者:匿名2019-11-13 09:58:10

10月8日,日产汽车公司(以下简称“日产汽车”)董事会宣布任命日产汽车公司现任高级副总裁兼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马库图志达(makotouchida)为日产汽车公司代表执行官兼首席执行官。

事实上,日产汽车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被捕,日产汽车前首席执行官西川弘(Nishikawa Hiro)因薪酬过高等非法问题辞职,直接导致日产汽车管理混乱。此外,日产还面临着全球销售和运营利润下降的困境。

日产汽车董事会主席木村靖(Yasushi kimura)表示,他希望耐达成能够带领公司协调发展,有效振兴公司,实现业务复苏。

《中国商报》记者致电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办公室,询问将采取哪些措施来修复与雷诺的关系,以及上任后如何重组日产的全球销售,但对方只是表示目前不便多说。

然而,一位长期观察日产和雷诺的分析师告诉记者,任命日产高级官员是“联盟的胜利”。他认为被任命的奈达·程(Nida Cheng)和古普塔(Gupta)与雷诺关系良好,了解相关问题,并准备帮助修复他们与雷诺的关系。

so.car数据工厂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晓亮表示,高森和西川弘的财务问题对日产造成了负面影响。与此同时,雷诺和日产之间的联盟已经破裂。这进一步导致日产高层管理混乱,降低了日产在全球汽车市场低迷中的竞争力。他有点像消防队长。

修复与雷诺的隔阂

10月8日,日产董事会宣布任命现任日产高级副总裁兼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为日产代表执行官兼首席执行官。

同时,现任三菱汽车首席运营官阿什瓦尼·古普塔(ashwani gupta)将被任命为日产的代表执行官兼首席运营官。现任日产高级副总裁Jun seki将被任命为日产副首席运营官,向阿什瓦尼·古普塔(ashwani gupta)汇报工作。

上述人事任命计划最迟将于2020年1月1日生效。

关于奈达城的任命,木村说:“董事会一致认为奈达城将是促进日产业务发展的合适人选。”

木村还表示:“我们希望奈达先生能够带领公司共同发展,有效振兴公司,实现业务复苏。同时,我们也非常希望阿西gny Gupta先生和Guan Run先生能够充分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全力支持新任首席执行官今后的工作。”

至于木村的“未来工作”,长期观察日产和雷诺的分析师告诉记者,西川弘(Nishikawa Hiro)上月辞职,日产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不可能长时间空缺。此前,奈妲成(Naida Cheng)是日产的高级副总裁,也是日产执行委员会的成员。由于他也是东风汽车有限公司的总裁,他还保持了日产在中国的销售增长。

相关数据显示,内田于2003年加入日产,并在日产和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采购部门工作多年。2016年11月,他成为日产汽车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18年4月,他接替关润成为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2019年4月,他成为日产汽车执行委员会委员和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

同时,内田先生在业内也有很好的声誉。“坦率直言”是这个行业的印象。有些人还说他是“一个有日本面孔的外国人”。在他的讲话中,他直截了当,切中要害。

“但奈达城至少有两项重要任务,一是修复与雷诺的关系,二是重振业绩。”张晓亮说。

去年11月,日产董事长和雷诺-日产联盟领导人戈恩(Ghosn)因涉嫌未能申报自己的赔偿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部门在自愿的基础上带走。戈恩被指控密谋从2010财年起隐瞒他五年的真实工资。他被指控隐瞒了整整50亿日元(约合3亿元人民币)的收入,实际收入为100亿日元(约合8800万美元)。

今年9月,日产内部审计师发现,包括首席执行官西川弘(Nishikawa Hiro)在内的一些高管也犯有违法行为,薪酬过高。西川弘承认,薪酬过高与股票有关。在所谓的“股票增值权”计划下,一些高级官员非法行使股票增值权,并获得更多赔偿。股票增值权是一种与股票价格挂钩的股权激励机制。如果公司股价上涨,激励对象可以通过行使权利获得相应的收益。

9月16日,西川弘辞职,标志着这家日本公司因前董事长高森被捕丑闻和利润大幅下降而进一步动荡。

木村康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日产需要相互支持的团队领导,他们的关系将更加透明。”

据了解,日产汽车提名委员会领导了整个提名过程,并于今年6月通过了三个新成立的公司治理委员会的综合评估。

然而,上述分析师认为:“日产高级官员的任命可以说是‘联盟的胜利’。被任命的奈达·程(Nida Cheng)和古普塔(Gupta)都与雷诺关系良好,了解相关事宜,并准备帮助修复与雷诺的关系。”

据路透社报道,内天程将与新任命的首席运营官阿什瓦尼·古普塔(ashwani gupta)合作,试图重振日产汽车,该公司利润大幅下滑,出现丑闻,并与雷诺关系紧张。

知情人士表示,自2003年加入日产以来,耐天程与雷诺关系良好。在此次首席执行官选举中,包括雷诺高管在内的日产董事一致投票支持奈达成和古普塔。

49岁的古普塔于1992年开始职业生涯,在私营工程和采购部门工作。2006年,他成为雷诺在孟买采购的总经理。2008年,古普塔调到雷诺-日产联盟采购部担任全球制动系统供应商的客户经理,并于今年被分配到三菱汽车担任首席运营官。

“目前,日产面临许多负面影响。我相信,奈达成和古普塔掌权后,日产将步入正轨。”分析师们表示。

然而,《中国商报》的一名记者致电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办公室,询问奈天成上任后将采取什么措施来修复与雷诺的关系,但对方只是表示目前不便多说。

"然而,与“后院起火”相比,日产在前方的战争失败也需要逆转."张晓亮说。

重组下降的绩效

记者询问日产2014-2018财年的财务报告,发现自2016财年以来,日产运营利润连续三年下降,分别达到7422亿日元、5748亿日元和3182亿日元,同比分别下降6.4%、22.6%和44.6%。2018财年是10年来最低的运营利润。

日产汽车公司预测,在截至2020年3月的2019财年,日产汽车公司预计其营业利润将比2018财年再下降28%,至2300亿日元(21亿美元),约为预计平均价值4530亿日元的一半,而净利润将下降47%,至1700亿日元(15.3亿美元)。运营利润率将从2018财年的2.7%降至2.0%,这将是日产近10年来最大的减产。

就销量而言,日产的表现也不令人满意,2018年全球销量下降4.4%,至551.6万辆。

2018年5月,日产在美国的销量遭遇八年来首次下滑,增速开始放缓。2018年,尽管美国汽车市场的整体增长率为0.6%,日产在美国的零售额却下降了6.3%,至149万辆。

最近,日产宣布9月份在美国销售。日产品牌和英国菲尼迪品牌的销量均出现两位数下滑,总销量为101,244辆,同比下降17.6%。

重要的是,尽管2018财年(截至今年3月),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日产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今年1月至8月,日产在中国销售了956,270辆汽车。其中,东风日产创下8月和1月至8月的最佳销售记录,分别增长4.3%和1.2%。

然而,与丰田和本田在“日本前三名”中的表现相比,日产汽车公司仍然略逊一筹。一些媒体甚至表示,本田和丰田在中国市场日本前三名的发展呈现出“双飞”的发展趋势。

据愤怒的汽车数据显示,从1月到8月,丰田在中国的两家主要合资企业——广汽丰田和一汽丰田,在中国销售了90多万辆汽车,广汽本田和东风本田也销售了近100万辆汽车,而东风日产和郑州日产仅销售了约72万辆汽车。

今年1月至8月,丰田高端雷克萨斯品牌在中国销售126,000辆,同比增长24.9%,而东风迎迎菲尼迪在中国仅销售约20,000辆。

"总的来说,日产目前在日本三大系列中面临困难."张晓亮表示,中国市场仍然是网天成需要关注的市场。

9月初,《金融时报》报道称,日韩紧张的政治和贸易关系导致日本产品在韩国的销量大幅下降,日产正考虑退出韩国市场。

尽管日产否认了这一传言,但今年1月至8月,其在韩国的销量仅为3581辆,比去年同期下降27%,远远落后于丰田。

除了销量下降,日产在美国市场也面临质量问题。nhtsa)9月12日透露,已对装备日产主要运动型多功能车“侠盗”(X-Trail)的自动制动系统的安全性展开初步调查。本次调查的对象是2017年和2018年的车型,总计超过55万辆。

履行机构证券公司分析师远藤浩二(Koji endo)表示:“日产需要在国内外进行重组,新车型的开发需要加快,与雷诺管理层协调、提高盈利能力的努力陷入混乱。有太多事情要做。”

今年7月,日产汽车表示将在全球裁员12,500人,并削减10%的产能和产品线。裁员将于2023年3月完成,约占日产全球员工的10%。

然而,麦格理证券分析师刘易斯表示,日产目前面临的挑战虽然严峻,但与1999年不同。“日产在中国拥有非常强大的资产负债表和盈利业务。美国市场存在一些问题,但它们并非不可克服。”

“韩国市场对日产影响不大。韩国市场原本很小。”张晓亮认为中美市场很重要,程乃达本人也非常重视和理解中国市场。

今年4月,日产汽车(Nissan Motor)表示,其核心管理层将有更多机会倾听中国市场的声音,并将根据中国市场不断变化的趋势做出更快速、更准确的判断和决策。

“此外,内田先生本人以其不屈不挠的职业道德和严格的成本控制而广为人知。我相信尼桑上任后会有很大的不同。”分析师说。

(编者:张硕校对:严静宁)

资料来源:中国商业网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快中彩 江苏快三投注 广东十一选五 江西快3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